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炮手
炮手

炮手

贼九在木椅上抱着绫织羽,完成射精的舒爽依然萦绕着贼九大脑,自己的肉棒慢慢软掉,滑出了绫织羽的穴口,大滴大滴的精液从穴口流出来,贼九刚要起身,就听窗外大嘴浓重的乡音喊着:“贼九!贼九!”只听声音越来越近,看来是朝着自己走来;贼九将香汗淋漓的绫织羽扔到炕上,边提裤子,边向门走去,刚到门口,大嘴推门进来,两个人撞了个满怀;“这是弄啥来……”大嘴没好气的看着贼九,但余光看到坑上白花花的什么东西,一侧头从贼九的肩上看过去,便吃惊的发现了赤裸的绫织羽,大嘴迅速做了一个标准的向后转,想夺门而出,贼九哪里会让他这么就走了,上前一把抓住大嘴的后脖领;“怎么刚来就走啊?你忙啥呀?”贼九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;“额(我)……兔(突)然想起还有四(事),一会再找腻(你)……”大嘴吞吞吐吐的回答凶神一样的贼九。
--
  “你都瞅见了,走啥,今天便宜你了,日本娘们给你,九爷对你咋样?”说着,揪着大嘴的后领,像拎小鸡一样把他弄到屋里,大嘴直勾勾的盯着绫致羽白皙的大腿,双腿间浓密的阴毛,和再也闭合不紧的穴口,他猛地咽了一口唾沫,回头看向贼九;“哥,不,九爷,八路军优待俘鹿(虏),你这个弄法,腻(你)不怕死,莫要兄弟陪你啊,这算是甚么事啊……”大嘴真的是要哭出来了,沾这样的便宜可是要掉脑袋的。
--
  “大嘴,你今天上也得上,不上也得上,被你撞见了,你要想说帮我保密的话,你说我能信吗?要是换做是你,你能信吗?”只有在一条船上,才真的是同心,这个道理贼九在镇山好的时候经过了无数的印证。
-
-   “不信……”大嘴只好这样说,要是再推脱,贼九说不定真的会灭口的;大嘴战战兢兢的走向坑上的绫织羽,刚走了两步就退回来,跪在地上求贼九;“九爷,要不腻(你)就赌一把,信额(我)一次吧,我真滴不会说”大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;贼九掏出匣子枪,顶在大嘴的头上;“我手气向来不好……不赌!”贼九真是要被气乐了,要是在镇山好,这样的事还不抢着去,这个怂货竟然这般推脱。-

-   大嘴木然的走向绫织羽,刚刚的激烈交合让她仍在恢复状态中,呼吸虽然渐渐均匀,但白皙的胸脯还是一起一伏的,似乎还没有从疲惫的状态脱离,大嘴的裤裆早就支起了帐篷,因为过度勃起,龟头顶着裤子太疼而没法直腰,整个人就弯弯的过去了,双手轻轻的摸了一下绫织羽的大腿,然后双手再也离不开那双白皙细嫩的大腿了,边摸边回头看向贼九,一脸十分难看的笑容;“这可真光溜啊……”大嘴嘻嘻的笑着,露出一口黑黑的牙齿;贼九用枪指了指大嘴的裤子,做了一个示意他脱掉的动作。大嘴便像大姑娘一样害羞的脱下了裤子,贼九看着大嘴的样子不觉一身恶寒,恨得朝他嚷嚷着;“快点脱了,别墨迹!”-
-
  大嘴上前,裆下挺着硬实的阴茎,靠近绫织羽的下体,一阵胡冲乱撞,半天也没能找到入口;这时,贼九和刚刚恢复过来的绫织羽都被大嘴的行为弄的一头雾水,下一个场景竟然是绫织羽和贼九对视,彼此都想知道大嘴究竟在忙什么。又过了半袋烟的时间,大嘴依然重复着刚才的动作,贼九实在忍不住了,双手抱头,脑袋里一团浆糊,猛地起身,走向大嘴;“唉,你干啥呢?你跟说说,你干啥呢?”贼九尽量控制着自己说话的音量;“啊?那个……腻(你)不是要我弄她吗,我正……弄……是吧”估计大嘴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;“你不会是没碰过女人吧?”贼九忽然变聪明了,这种突然的领悟把贼九自己都逗乐了,但他不知道自己想笑是因为变聪明了,还是眼前的兄弟和绫织羽一样是个雏儿。
--
  “唉,说你呢,你教他怎么做,就向我刚才做的一样,明白没?”贼九用枪指着绫织羽;绫织羽恶狠狠的看着贼九,不屈的眼神表明了她的立场,贼九最火大的就是绫织羽的那种愤怒里带着鄙视的眼神;“瞅啥呀,不明白啊,你要不乖乖的把我兄弟领上道,你可要小心你的那里啊,我让你拉屎收不住”贼九用枪指了指绫织羽的小菊花,但绫织羽并没有行动,贼九心想:嘿,你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哈,随后将匣子枪的枪管抵住绫织羽的菊花,捅进去一小截。
-
-   “啊!我输了……我……配合”绫织羽被突然的插入吓了一跳,她担心贼九真的会插爆她的屁眼,瞪了一眼贼九,便转头看着傻站在地上的大嘴;“你……过来”绫织羽变成了发号施令的人,大嘴羞赧的向绫织羽靠近,贼九真心看不下去了,就算绫织羽把大嘴强暴了也比这种感觉好受,贼九快步走出门,留两个“新手”在屋里折腾。
-
-   绫织羽虽然看到贼九走了,但也不敢怠慢,大嘴要是说了什么,她的屁眼还是保不住,索性尽自己的力量让眼前这个傻子爽一下吧,她让大嘴帮他拿过被子靠在背后,绫织羽坐在坑边,靠在被子上,双腿分开,双脚踩在炕沿上,两条腿形成一个“M”型,一手伸向自己的穴口,用食指和中指分开自己的两片阴唇,粉嫩的肉瓣外翻着,原本闭合不紧的穴口变得更大了,深深的洞口,黑黑的;“来,把你的……那个……棍子……插进来”绫织羽看着大嘴,大嘴则直勾勾看着她的穴口;“乖乖,那么深,腻个日本娘们不会害我吧”大嘴有些犹豫,但硬挺的下体实在难受,再加上对女性身体的好奇,还是一手扶着黑长的阴茎,对准绫织羽的穴口,将自己珍藏多年的阴茎慢慢送入穴口,龟头一进入阴道,大嘴就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,这种感觉和自己勃起时摩擦裤子的兴奋完全不一样,细嫩、柔软、暖和的温度,让他乐出了声;“嘿嘿嘿,原来女人的这里是热滴啊,嘿嘿嘿”一时的高兴,让大嘴忘记了插入还没完成,绫织羽看着身前傻乐的大嘴,自己突然有了主宰感,原来男人也可以被玩弄,忽然兴起,绫织羽决定好好和这个傻子玩玩;“喂,傻子,继续……插”绫织羽不可一世的满血复活了;“咦,腻个日本娘们,还来脾气了”大嘴虽然是处男,但男人的尊严毫不减弱,心想:你也敢瞧不起我?!看我不插死你,大嘴用力推进自己的阴茎,等到阴茎大部分插入后,感觉里面有什么挡住了自己龟头的去路,再也插不进去了,但穴口的外面还有大嘴一小截阴茎没插进去。绫致羽皱着眉头,感觉到大嘴的龟头插入到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,已经结实的顶住了自己的宫口。她大喘了一口气;“好了,你现在……慢慢……拔出来”绫织羽依然指挥着;只是大嘴不解的看着自己一小截没插入的阴茎发呆,于是抬头看向绫织羽,一手指着自己的阴茎;“额还没全进去尼,你咋让额拔出来,你不要骗额”说着大嘴继续用力插入,为了找到发力点,大嘴双手抱住绫织羽的双臀,猛力挺动自己的下身。这下绫织羽可是没有想到,大嘴的阴茎虽没有贼九的粗壮,但长度真是可怖,她感觉到大嘴的龟头在进入阴道后,抵住宫口,现在正要突破宫口,进入宫腔,这感觉像是要插入自己的肚子里,一点一点的挤开宫口,一点一点的进入更深的地方,绫织羽感觉自己要被破成两半;“不要,不要……达美,达美,亚美楼……”绫织羽忍受着疼痛和巨大的膨胀感,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,她担心那黑长的阴茎会弄得自己肠穿肚烂了,在确定自己暂时安全后,便看到满头大汗的大嘴在自己的脸前喘着粗气,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处,那根黑长的阴茎已经全部插入进去了。-
-
  “额(我)说啥来,没全插进去,这下号(好)了,全进去咧”大嘴像是获得了一场巨大的胜利,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。-
-
  “那……现在……慢慢……拔出来”绫织羽吃力的说着,下身的胀痛几乎让她窒息,大滴大滴的汗从额头滑落,大嘴按照绫织羽的话慢慢拔出阴茎,但刚一拔,绫织羽便一声惨叫;“啊!达美!”绫织羽迅速移动下体,迎上大嘴的阴茎,似乎不想大嘴完成拔出来的动作,大嘴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龟头被什么缩窄的东西卡住了,只要试图拔出,绫织羽就会大叫,几个回合绫织羽便痛苦的不成样子,大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绫织羽基本已经猜到了,大嘴超长的阴茎插入了宫腔,巨大的龟头进入宫腔后,被细小的宫口箍住,一时无法退出,绫织羽想脱离这个窘境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努力促使大嘴射精,阴茎和龟头不在充血,体积慢慢变小就会滑出宫腔及阴道。-
-
  绫织羽冲着大嘴艰难的挤出了微笑,起身双臂环抱大嘴的脖子,下体尽量贴紧大嘴的小腹,这样一来,绫织羽的双乳也贴在了大嘴的胸前;“呵呵呵,腻(你)这是咋了?”大嘴对绫织羽突然的主动有些不适应,退了半步,绫织羽立刻感觉到了龟头在拉扯着自己的宫口,便迅速迎上下体,双腿盘紧大嘴的腰,双臂抱紧大嘴的脖子,绫织羽整个人就像粘在大嘴身前的一块膏药,紧紧贴合,甩都甩不掉。-

-   “你……试试……下面……的棍子……动动,明白?”绫织羽不管大嘴能不能明白,总之她要试着摆脱这样的插入,大嘴看着像狗皮膏药样贴在自己身上的绫织羽,搞不明白什么情况,只有跟随指引慢慢挺动下体,催动自己的阴茎在绫致羽身体里移动,大嘴的阴茎不可谓不长,插到这种深度,依然有一点活动的距离,小距离的抽插起来,大嘴终于尝到了真正的快感,整个阴茎被裹着紧紧的,还有强有力的收缩,只是龟头在前后移动时有些空虚感,但却可以感受到更热的温度。但对于绫织羽来说就不那么轻松了,她总感觉有一只拳头在一下下击打着自己肚子里的肠管,拉出阴茎时宫口又被拉扯的像要将自己的肚肠拽出体外。
--
  “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绫织羽心里在摸摸祈求,神明啊,让眼前的男人射精吧,只要让他快点射精,我愿意以后服侍任何男人,心中的神明啊,显灵吧……由于特别的刺激,绫织羽的爱液分泌的异常汹涌,渐渐流出阴道,流淌在大嘴的小腹,阴囊,大腿,一直淋漓了一地,咕叽咕叽的声音让大嘴觉得很有趣;“腻这是尿了咋地,咋这么多水来”大嘴呵呵直笑;大嘴站的累了,带着身前的“狗皮膏药”坐下了,绫织羽也松开了疲惫的双臂,在大嘴的身后抚摸他的后背,这个动作给大嘴带了莫名的兴奋,大嘴感觉绫织羽的手像带着电一样,一股股穿上来,自己的也尿意大增,逐渐要超出了大嘴的忍受程度;“哎呀,不好了,小姐,额要尿尿,要憋不住了,腻下来嘛”大嘴两腿有些哆嗦,声音也变了调儿。绫织羽听了,知道大嘴要射精了,哪里肯下来,便加快了自己阴道的收缩频率,挺动着下体迎合和大嘴的抽插。-
-
  “哎呀,腻不下来就算了,怎么还动上了,腻这样,额要憋不住了,别动了,别动了”大嘴感觉自己尿意即将失控,颈背后的电流越来越强。
--
  “憋不住了,憋不住了,尿了,尿了……啊!”绫织羽感觉大嘴全身一僵,阴道里的阴茎猛烈的抖动,自己的肚子像是喝了一口热开水一样,一股滚烫的液体射入体内,绫织羽满意的瘫软在大嘴的胸前;“有嘎达……(太好了)”如释重负的自言自语,在一袋烟的时间里,绫织羽试着脱离大嘴的阴茎,经过十几次尝试,大嘴的龟头和阴茎终于软掉了,绫织羽费力拔出大嘴的阴茎,看着黝黑的龟头还慢慢吐着乳白色的液体,心想:大嘴的龟头完全是在宫腔里完成射精的,估计想从阴道流出来都不可能了,自己的宫腔就这样盛着粘稠的精液,大和民族的女人怎么可以收到这样的侮辱,想想自己真是距离真田君愈加遥远了……
-
-???? 【完】